好好過日子——不強求

  二○二一年開始之後,人們談論的還是二○二○年。即使之前叫嚷着二○二○快滾蛋的人,現在也依然在說着二○二○年的事。這自然是剛剛踏入二○二一年才幾天的光景,沒甚麼可說。還有就是,二○二○年太難忘了。

  好事難忘,噩夢也難忘,二○二○年,對大部份人來說是個噩夢。上學的沒學上,上班的沒班上,不要說中招確診,光是提心吊膽也很要命。若是做旅遊業、餐飲業,便更加徬徨,賣口罩的當然奇兵突起,食物外賣公司也一日千里,所有的人,都難忘二○二○年。

  有一天朋友跟我說,你日子倒是過得很自在,看起來好像沒受甚麼影響。我說如果論工作,二○二○年我受了很大的影響,電視節目停拍,旅行項目停滯,還有一些在外地的工作計劃也都取消。但論心境,倒真的沒甚麼影響,因為心境自己可以控制,是好是壞,大部份的主動權還在自己手裏。疫情由不得我做主,但我可以為自己的情緒作主。環境不好,心境好壞都改變不了。既然如此,為甚麼不坦然面對,讓自己保持心境平和呢?心境平和,人也清醒,有事發生,也容易應付,有甚麼難關,起碼在心境上容易渡過。人生本來就是一個過關遊戲,關關難過關關過,不強求,心境好一點,關也過得容易點。想通這點,人也豁達點。二○二○年如此過去了,二○二一年和繼後任何年,都一樣過。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