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天寒地凍

  這天北極氣溫零下二十二度,北京氣溫零下二十度,北京朋友說真好,不用出北京,就可以感受北極風情了。第二天,莫斯科氣溫零下五度,上海零下六度,上海人冷得嗦嗦抖,但也不忘調侃,說可以比莫斯科還冷,非常難得,十分厲害。成都朋友從十歲之後沒在成都市裏見過雪,今年碰上了,大雪紛飛,馬上冒冷衝出去堆了一個雪人。

  這幾天看各地朋友發出來的照片,不知有多少冰雪世界,說起來,上海零下八度至零下三度沒下雪,就真是冷得虧大本了。我最想看的,是杭州雪景。有云西湖是「晴湖不如雨湖,雨湖不如雪湖」,雖看過世界許多地方漂亮的雪景,唯獨沒見過「斷橋殘雪」的西湖雪景,所以特別嚮往。

  這天早上起來看了一大堆雪景,中午去灣仔跟朋友吃飯,氣溫八度,走在街上覺着寒意,緊一緊衣領,終於也找回一點冬天的感覺,似乎跟上海北京成都等地的朋友心心相印了。飯後陪朋友去灣仔街市買牛丸,街市裏人丁興旺,橫街窄巷中熙熙攘攘,肉檔菜檔魚檔生意興旺,頓覺氣溫也由此升高。朋友說周末周日都在家裏吃飯,邀來相聚的朋友也不變換,來來去去都是那幾家,以策保險。我說這是聚會氣泡。旅遊氣泡爆破了,如果有點安全的聚會氣泡浮動浮動,聊勝於無了。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