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紅腸的滋味

  購物網站上有哈爾濱紅腸賣,買了一包試試,熏味足,蒜味也不弱,腸中還有些肥肉,風味正宗。

  吃哈爾濱紅腸,最好配哈爾濱啤酒,尤其是小瓶那種,號稱「小哈啤」,但香港沒有,那就隨便找一種,這天下午畫完畫,便切了一碟紅腸,開了一罐冰凍Asahi。室外氣溫八度,室內開了暖爐,二十三度,喝冰凍啤酒,感覺特別溫暖。

        上海也出熏紅腸,食品公司賣熟食的攤位上必有供應。這也是小時候非常嚮往的美食。那時候全中國人肚子裏最缺的就是油水,甚麼高血脂高膽固醇之類聽都沒聽說過,只要可以吃到豬肉就是幸福生活。所以熟食店的櫃枱就像地球那麼大的吸鐵石一樣,走過就會被吸住,廚窗裏各種各樣的熟食,從醬汁肉到紅燒鴨脖子,一盤盤排在裏面,看得人眼花繚亂,有點頭暈。我每次都會集中精神,看着一條條熏紅腸,只要口袋裏有個兩三毛錢,就可以切一小段,用油紙包好,一路走一路吃,滋味無窮。有時學校開運動會之類,外婆會買個麵包,裏夾三毛錢紅腸,這個外帶午餐,比運動吸引力大得多了。這就是我今天一見紅腸就覺得高興的原因。但也可能是口味問題,上海的、哈爾濱的都好,香港的紅腸就很一般,有時連吃車仔麵都不想加進去,畢竟不是小時候吃的那一口。

  這就像作家汪曾祺說:「四方食事,不過一碗人間煙火,你的味覺便是你的鄉愁。」紅腸滋味於我,也作如是觀。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