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這一年過得

  這天有朋友來約,說年卅見面。我說年卅還早呢,她說不早了,下個星期四就到了。

  這一年來,無業遊民如我,由於有時會幾天呆在家裏不出去——出去要戴口罩——所以日期概念也愈來愈差。只知道過日子,不知道過了多少日子,有時連星期幾都會一時想不起。最明顯的一個現象,就是自動手錶因為幾天不戴自動停掉,對於日期的記性也就這樣停掉了。

  日子便如此不知不覺過去,若沒有人提醒,真的隨它去了。所以連我家菲傭見我每次出門前調校手錶都會笑,知道我又有幾天沒出門,要看日曆才知道是星期幾了。像現在這樣的時勢,不出門是安全的,我認識一個朋友,為了這一份安全感,已有一年沒有下過樓,他只覺得打開門就有病毒迎面而來,愈想愈怕,就自我禁足。只是這樣的疑心病會愈來愈重,不知如何收科。

  即使沒有這樣的疑心病,在家待久了也會成為習慣,起初不出門好像渾身不舒服,但習慣之後,在家裏幾天不出家門也等閒了。就像那些經常要飛來飛去,一個來回要隔離二十八天的朋友那樣,第一個十四天禁足最難捱,但隔離次數多了就變常態,這些朋友好像都不當被困在一間酒店房間十四天有甚麼了不起了,被關進了酒店,也不像第一次那樣天天計算日子,有的跟我說:「糊里糊塗十四天就過去了。」

  日子就這麼過了,下星期就過年了。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