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群眾運動

  小朋友來家拜年,聊天的時候說看我文章,似乎不太喜歡參加群眾運動。我說是的。

  中國以往運動頻繁,明明都是政治鬥爭,但一搞起來就把群眾推到前線,美其名曰「群眾運動」。「群眾運動」第一步一定是「發動群眾」,發動群眾就是開火煮粥,把群眾煮得像粥一樣滾起來。然後必定有鬥爭,找點目標,讓群眾去鬥爭,最方便,就是開「群眾鬥爭大會」,把點火人的對頭揪上台去,由台下群眾滾粥一樣鬥爭。被鬥爭者,跟群眾無仇無怨,有的之前還是群眾的偶像,但一到群眾被煮滾之後就六親不認,誰被揪上了台,誰就像跟群眾有血海深仇一樣,群眾絕不放過他。

  這就是群眾運動的一般狀態,平時的道理和邏輯都在滾粥中喪失,一切真理都在那個點火的人手裏,滾粥中的群眾只相信他那一套,好像從來沒有屬於自己的意識。從前四川有個大善人叫劉文彩,在家鄉修路築橋辦學,學業好的學生還由他出錢送去外國留學,學成之後再回家鄉作出貢獻。如此一個善人,到了「文革」的時候,就被當作惡霸地主的典型,由四川美術學院雕塑系的學生創作了一組泥塑叫《收租院》,將劉文彩描繪成十惡不赦的吸血鬼,全國知名,只要一說劉文彩,全中國的革命群眾眼裏都會噴出火來。幾十年過去,前年我去四川旅行,到了劉文彩的家鄉,遇到的人,都在跟我講劉文彩的善行,他的家,他辦的學校,全都成了紀念館。劉文彩還是那個劉文彩,群眾還是那堆群眾,在粥鍋裏跳進跳出,完全好像不是同一群人。這大概就是「群眾運動」的「本事」,可以搞得人不人,鬼不鬼。

  這也是我不喜歡參加群眾運動的道理,因為我不相信群眾,更不相信點火煮粥的人。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