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香皂紙和旅行剪刀

  這天在網上看到一張照片,照片上有兩樣舊物,一樣是「美加淨香皂紙」,一樣是旅行剪刀。見了這兩樣東西,親切感油然而生,因為兩樣東西都用過。

  那時候在大陸,肥皂如果用到了香皂,已經是很高級的事情。那時候的肥皂,都是最基本的貨色,黃黃的,粗粗的,鹼性很強,帶着一股說不出的氣味。

  大家都在用這樣的肥皂洗衣服洗頭髮洗身子,要求很低,只求有泡沫,只求洗乾淨,沒人去管潤不潤皮膚。在這種環境裏,如果誰用了香皂,那立時就令人羡慕了。在那個時代,一塊香皂可以討女孩子歡心的。至於「美加淨」的香皂紙,那更是新生事物,小小一疊可以隨身攜帶,洗手的時候揭一張下來,遇水起泡,洗完手有餘香,乾淨俐落,還能顯出生活品味,與眾不同。

  旅行剪刀倒不是甚麼希罕物品,那時候大家都用。小小一把剪刀可以折疊,折疊完了剪刀更小。上海人喜歡吃薺菜,那時候薺菜都是野生的,又香又鮮,都長在郊外的田梗旁。我們會騎着自行車從城裏來到郊外,打開旅行剪刀順着田梗剪薺菜,剪刀很小,但也管用,找到一棵剪一棵,剪滿一書包,滿載而歸。回到家裏,可包薺菜餛飩,可煮薺菜豆腐羮,若有冬笋,炒一鍋薺菜冬笋肉絲炒年糕,那就更是極品了。

  每個時代都有屬於那個時代的回憶,在回憶中,許多東西未必貴重,但說起來,都像極品。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