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久別名山憑夢到

  一過了正月十五,天氣便陰雨連綿,山上的霧氣也一陣陣飄了起來。

  這天看着春霧迷漫,山頭雲霧繚繞,想起黃永玉先生送我的一幅對聯,上聯是「久別名山憑夢到」,下聯是「每思舊友取書讀」。一年來坐困香港,哪裏都沒有去,香港山頭走了不少,但外地的名山大川,則只能憑夢到了。這時也慶幸前些年行旅不斷,黃山、華山、貢嘎山、嶗山、天山,玉龍山都到過,要不是疫情,武當山、嵩山去年也應該去了。如今哪裏都去不了,則正應了永玉先生那一句「久別名山憑夢到」,心嚮往之,回憶都成了憑藉。好在香港也不缺山,太平山、獅子山雖然不高,但也名揚四海,而且隨時可到。

  這天朋友聊天,說起待疫情結束後最想去哪裏,我說首選日本。日本離得近,就算坐飛機全程戴口罩也不會太難捱。到日本我很少在大城市留連,多數是自駕遊在鄉下旅行。日本山也多,自然保護又做得好,加上四季分明,四季山色也好看。春天滿山櫻花,秋天滿山紅葉,找一家溫泉酒店住兩天,在山裏隨處走走,賞心悅目,是人生樂事。

  有人樂水,有人樂山,我是後者。山中光影交錯,生機勃勃,變化萬千,無論晴雨,常現大自然的鬼斧神功,最是令人着迷。即使「憑夢到」,夢裏也精采紛陳。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