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每思舊友取書讀

  昨天說了黃永玉先生送我對聯的上聯「久別名山憑夢到,今天再說下聯「每思舊友取書讀」。

  舊友如書,只要想起來,都可以讀出故事。相識的經過,交往的情節,在腦子裏一絲絲展現。日子也有排序,便像書的章節,一章章一回回,都有線索。有時候記憶混亂一下,時間前後調轉,那也就像換了一種寫作方法,順讀和倒敍,都沒有問題,反正還是那一本書。

  書有平淡和精采之分,朋友也一樣,有的淡如水,有的濃如酒,有的平和,有的刺激,形形色色,只要意氣相投,他們的人生,也就了你人生的一部份,閒來回想翻閱,有顏如玉,有黃金屋,喜怒哀樂,悲歡離合,都珍藏在字裏行間。此時遐想,便知道自己也在朋友的「書庫」裏,不知幾時,他也在翻讀你。

  書也如舊友,也有互相交往的經歷。何時何地遇上,是一見鍾情,還是先婚後戀,又或者是不期之遇,跟人一樣,也都是緣份。把書帶回了家,看書如交友,有的一拍即合,有的慢慢磨合,有的半途而廢。最後可以留在書房裏的,起碼三分投契,不定何時之約。當然也有一些,不知如何就失散了,遍尋不獲,漸漸淡忘,卻不料有一天又不知如何從天而降,蹦到眼前,風雪故人又見面。

  「每思舊友取書讀」,舊友不在,書在。讀的是書,讀的又不是書。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