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在上海被隔離

  香港上海兩邊都有工作的朋友,下個星期又要飛上海了。到了上海,等待她的自然是十四天隔離,自從疫情發生之後,這已經是她第五次住在酒店房間裏隔離。第一次隔離的時候,覺得很大一件事,事事上網發帖,從吃到睡,生活細節一點不漏。但後來隔離次數多了,被隔離也稀鬆平常了,尤其是對於必須兩邊工作的朋友而言,飛一趟來回隔離二十八天已成生活常態,是工作的一部份。朋友笑說,以後要是坐牢,也不覺得如何可怕了。

  有一段時間,上海的隔離叫「七加七」,就是一到上海,先在酒店隔離七天,如在上海另有住所,再在住所中隔離七天。但春節之後政策有變「七加七」取消了,從香港到上海的人,必須在指定酒店隔離十四天,會提供兩間酒店讓你二選一,但素質都差不多。有些朋友會自帶牀上用品,牀單枕頭套等,一進酒店房就換上,然後從牆壁擦到地板,熟手清潔工一樣,搞好房間衞生,便安心自閉。

  比其他城市好的地方,是上海美食特別多,在上海酒店隔離期間,可以叫外賣吃,外面的上海人吃得多好,隔離的人也可以吃得多好,各種上海美食佳餚,隨傳隨到,在蟹季,連大閘蟹都有外賣,每天變花樣吃,吃完了在瑜伽墊上做運動,日子不算太過困頓,熬過頭幾天,十四天轉眼即過。只是一年飛幾次,每個來回就有一個月時間像被偷走一樣,一年不見了幾個月,便覺得時光如梭,過得飛快,一眨眼一年沒有了。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