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都是緣份

  前些日子老友鄭明仁跟我說,香港大學利瑪竇宿舍為了紀念舊宿生黃霑八十歲冥壽,正在搜集相關的文物,他們想讓我寫點和黃霑有關的東西。當時我答應了鄭兄,卻又適逢農曆新年,新年過後疫情稍緩,活動又多了一些,結果一直沒有動筆。

  如此過了一個月,前兩天經過天后,在街上遇到一個年輕人走過來打招呼,遞來名片,原來是利瑪竇宿舍刊物《利瑪竇通訊》總編輯梁迭起。

  他跟我說在一本上海出的書刊中見了我寫黃霑的書畫,希望我幫他也寫一幅。我說這事我知道,等我寫好了通知他。當晚回家,忽有欠債未還之感,連忙取紙備墨,將當年黃霑兄的趣事記寫了一篇,翌日約了迭起交功課。

  利瑪竇宿生人才輩出,宿舍的圖書館有一個文物保育和徵集計劃,專門收集歷屆知名宿生的相關文物,零零碎碎拼湊起來,就串起了一條條閃閃發光的歷史珠鏈。迭起年輕,沒有見過黃霑兄,這日聊天的時候,我跟他說了許多黃老霑的逸事。當年今日,都是時代印記。他聽得有趣,我也重溫了曾經的美好時光,逝水流年,卻又歷歷在目。都是緣份。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