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翻開的都是歷史

  想起要找些舊時工作上的資料,資料都在以前的《城市周刊》裏,自己手頭一本都沒有了,便想起圖書館,不料香港的公共圖書館竟然都沒有收藏,結果還是一個在香港大學讀博士的熱心小朋友,幫我去港大圖書館查詢,竟然從創刊到停刊,一本不漏全部訂在合訂本裏成了館藏。

  於是就用了兩個下午的時間,走馬觀花看了一遍——那時候太好景,廣告太多,所以一本周刊特別厚,內容極豐富,我前後花了八小時,也只能走馬觀花,重點選自己有記憶的內容來看,依然如蜻蜓點水。

  那時候做娛樂新聞,為了增加權威性,很喜歡請被訪的明星藝人親筆寫標題,還要把他們寫標題的動靜拍下來,以茲證明正確無誤。值得寫標題的,當然都是當時比較大的新聞,新聞有好有壞,比如「我們訂婚啦!」「我離婚的三個理由」之類,八卦得來很真實,也要得到明星藝人信任,他們才肯白紙黑字寫出來,為了要用到封面上去,一般都用粗粗的箱頭筆寫,有趣的是香港的明星藝人的字好像都差不多,好像一個師傅教出來一樣。有說見字如面,但那兩天坐在圖書館裏見到很多這樣的字,很難分出個張三李四。

  那兩個下午,感覺是沉浸到了歷史中去,過往的經歷,逝去的年華,都在眼前翻開,有的已經遺忘,有的又像昨日發生,似水流年,白馬過隙,意料之中的得着固然有,意外收穫也特別多。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