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靜養

  中午十二點在聖保祿醫院打了第一針BioNTech疫苗,再去銀行辦了點事,然後回家。雖然沒甚麼感覺,但還是照着過來人的囑咐,連喝了好幾杯白開水,吞了兩顆必理痛,即使沒甚麼睡意,也進了睡房,上了牀,放鬆身體,呈篆書「太」字形——不好意思,男人總是多一點——遵醫囑,靜靜躺着。

  但畢竟沒有睡意,唯有放鬆心情,放輕呼吸,將意念集中在一些知道的身體穴位上。雖然不會氣功,但意念到處也有感覺,於是順着呼吸由膻中穴往下感受,到丹田處停一下,再往下兜過會陰,沿着脊骨緩緩而上,經過大椎穴,上到頭頂百會,繼而轉過正面,一路朝下,經天突穴又回至膻中。如此轉了幾圈,氣息暢通,心無雜念,甚是舒暢,然後還是由膻中穴開始,兵分兩路,一路往左右肩膀走,經肩井穴至手三里,意念到處,穴位微微發熱,感應直達手心,隨即左右十指尖上有微麻酥癢之感,如有人輕輕呵氣。另一路往下至丹田,再分走左右,股側環跳穴輕輕一震,繼而兩膝下的足三里便有熱感,順流直下,意念到了足底湧泉穴,如有暖風拂煦,足底也微麻酥癢,有得氣之感。

  如此三番四次,四肢百骸漸漸鬆快,前一日打了兩小時網球積下來的肌肉疲累也不翼而飛,此時依然沒有睡意,便只管躺成「太」字,攤在牀上,由得意念一遍一遍遊走全身,不覺過了三小時,對得起這一針疫苗了。此時夕陽已落,天有晚霞。晚飯有泰國鹹魚蒸肉餅、紹興霉乾菜紅燒肉,胃口大開,想到打完針要補充體力,遂連盡白飯三碗。吃完飯問已打過疫苗的朋友,接種疫苗的那條臂膀何時會發脹生痛,答曰要過一天才開始。好,我等着。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