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不知何時了

  朋友為了生意又飛去上海,在酒店隔離。這天通電話,說過兩天就可以出關了,我說怎麼這麼快?她說已經十四天了。這也是,沒有被隔離的人,日子總是過得比被隔離的人快。如今這麼飛來飛去的朋友,一來一回兩頭十四天就等於不見了一個月,一年多來,有的朋友飛了幾次,一年中也就有好幾個月在酒店「單獨囚禁」。上海現在的隔離期其實是二十一天,在酒店隔離十四天之後,如果上海有家的,可以回家居住,但仍有七天的監察期,要檢測報告,許多公眾場合不許去,外地不許去。七天之後,再檢測,沒有問題了,才算真正解放。但是解放沒多久,又該回香港上班了,弄不好又要隔離。

  去年有一段日子,上海的隔離政策放鬆了一點,但凡超過六十歲的人,可以自己找酒店隔離,條件是那家酒店的客房必須有獨立空調,有些高級酒店式服務公寓有這樣的條件,那就可以住得舒服一點,並且可以讓六十歲以上的夫婦同住一室。可惜後來內地有的地方又有確診個案發生,上海的隔離政策也因此嚴謹,就沒有這隻歌唱了。

  上海畫廊朋友在為我準備十一月份的畫展,但到時仍然有這個隔離二十一天的規定,就不知去不去好了。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