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道別

  趙崇基導演夫婦帶兩個兒子去加拿大讀書,舉家移民。臨走前特邀一聚。

  去他們住的愉景灣吃飯話別。除了兩年前去愉景灣酒店參加香港興業公司周年派對,真正在島上行走,大概已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近來久困港島,坐船至愉景灣舊地重遊,竟有出外旅行feel,處處新鮮,在島上坐兩程巴士都興高采烈,天可憐見,都已悶成甚麼樣子。

  一九九六年趙崇基拍《三個受傷的警察》,找我演一個飛虎隊的高級警司,從此以後,我便成了他的御用臨時演員,有戲便找我客串,合作了許多部電影。由此成了圈中不像圈中人的好朋友,投契而無所不談。回看前程,二十多年也真是眨眼而過。

  像這樣的朋友本來以為很多,但經時間篩選卻愈來愈少,尤其從二○一九年下半年至今,市道迭變,人心不古,許多以為正常的人都顯出了蠢相,狗屁不懂,竟也政治掛帥,開口閉口扮起政治專家來,愚蠢的愚蠢,投機的投機,見之胃口大倒,免浪費生命,不難為自己,交往愈少愈好,能少交一個是一個。到頭來,大浪淘沙,朋友人數減少一截,這才活得自在一些。

  趙崇基七月初走,遠赴加拿大,好在現代通訊發達,想要聯繫,天涯若毗鄰,於是話別也不惆悵,只是互道珍重,隔天又在網上見了。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