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當情趣算了

  貪好玩,寄了一封信去上海,跟朋友說年底開畫展的內容。今時今日,寄一封親筆信,已成了可以特別說一下的事情。

  寄上海,自然用航空信。但家裏沒有航空信封,去超級市場也找不到,於是便用家裏的白信封,照着從前航空信封的式樣,在左上角用紅筆畫了一個小框,再用藍筆寫上「航空」二字。久未寄信,連郵費多少也不知道,上網一查,寄內地航空信為港幣三元四角,家中買的郵票都是二元一張,於是貼了兩張,有多無少。

  信就這樣出去了,一星期沒有收到,十天沒有收到,十五天之後,收到了。這是甚麼郵遞速度呢?即使不寄航空,平郵也不用這麼久吧。但朋友說,近來除非用速遞公司,否則郵局的所謂「快件」速遞,也是龜速到達。寄個郵包,收頗貴的價錢,收件人必須耐心等待,因為沒有「速遞」了,或者要重新界定「速遞」的概念了。

  還好是貪好玩,想找回一下已經消失很久的寄信情趣,事情也不緊急,不然的話,就誤事了,這或許也是正統郵政沒落的原因,在甚麼都講究即達,連情人都不耐煩等候信的時代,相信龜兔賽跑寓言,也最多是情趣,而非信念了。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