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口味

  星期天中午,大婆問我午飯想吃甚麼,我說簡單便好。於是打開冰箱,見冰格中有一碩大的裹蒸糭,頓生「家有餘糧」之喜悅,拿來隔水蒸。糭子實在大,蒸了一小時才蒸透,蘸醬油、砂糖,二人前,足矣。正吃得舒服,想起網購的哈爾濱紅腸,便切了一碟,開了一罐冰凍啤酒,本想添點味道,不料天南地北,口味差異太大,這東北紅腸跟嶺南裹蒸糭太過違和,嚼在嘴裏好像會打架一樣。連忙停口,去沏了一杯蘇州碧螺春,濾一濾味蕾。吃完裹蒸糉,再來一角雙黃蓮蓉月,還是那杯碧螺春,雖然端午和中秋混在一起,終歸是南方味道,自然融洽,圓滿收尾。至於那一碟哈爾濱紅腸,便留待深夜看電視,還是配冰凍啤酒,天衣無縫了。

  中國人的口味分南甜北鹹東辣西酸,說穿了便是各地水土不同,物產不一樣,便養出了不同口味的人,不同口味的人往往性格也不一樣。口味是十分頑固的,所以一個人若連口味都改變了,性格或許也變,不然的話,往往由舌尖堅持到骨子裏去了。

  這也是為甚麼香港許多中資公司食堂裏的北方麵食做得特別好的原因,那其實便是北方勢力的體現,水餃、餡餅、炸醬麵,北方這一口,自然有北方口味的要求,南方廚師不經調教,總是正宗不了。北方人到了南方吃不到,日子也難過。

  所以,南人北人想要做朋友,先要把口味調好,口味愈廣泛,交的朋友愈多,坐下來,可以細數對方的家鄉美餚,是打開隔閡的好辦法,舌尖上的親切感最能感染人。反之,只顧自己口味,只會吃自己家鄉菜的人,肯定難相與。許多爭拗,說到底,不過是口味沒調好,但偏偏眾口難調。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