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一袋細軟

  這晚跟老同學李孝如吃飯,四十七年前在上海同窗同桌,如今吃飯同桌,興致依舊。聊天時孝如說起一件奇事:一九六六年「文革」初起,抄家成風。上海有一家富人,為保財產,將家中細軟包括珠寶首飾,金條現鈔,滿滿裝了一個帆布旅行袋,由三個兒子帶出街外。

  那時候,錢財是危險之物,三個兒子帶着旅行袋,不敢找地方停留,於是便編了更,帶着旅行袋輪流坐上巴士,像地下黨一樣,編定了接頭路線,坐巴士當班,晝夜不停,到時到候,在下一個接頭地點交接,旅行袋又轉到下一個人手上。如此這般,大約一個多月的時間,那隻旅行袋在上海市內保持流動,一刻不停。本來相安無事,不料當時通宵巴士路線不多,來來去去那幾輛車,他們天天運轉,一來二去,引起了一個通宵巴士售票員的疑心,以為發現了「階級敵人」,便去報了公安。公安接報,深宵埋伏在車上,跟蹤到接頭地點,一舉將三兄弟抓獲。三兄弟便和那個上了鎖的旅行袋進了公安局,關了起來。適逢亂局,抓了人也無暇審理,一關便關了半年,「文革」風暴更烈,公安要管的事太多,這三個男孩也沒人肯費心理會,有一天便把他們放了。獲釋已成驚弓鳥,便也理不得那個旅行袋。直到一九七五年,環境略為寬鬆,說要落實政策了,三兄弟斗着膽子去公安局詢問,說當年有個旅行袋漏在局裏,不知道在否?當年公安很是純樸,便去繳獲物件的房間檢查,見那個旅行袋依然扔在一角,便取出來給三兄弟相認,叫他們開鎖看看有沒有缺失,就這樣,完璧歸趙。

  孝如說,他聽父母說過這事,三兄弟來自家裏某個世交,但就是想不起究竟是誰,便叫我把這故事寫出來,看看有沒有人來跟他相認。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