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夢幻之旅

  電視中見《國家地理雜誌》辦的旅行團去南極旅行,行走的路線跟七年前我去南極時走得一樣,到的島嶼也差不多,十分親切。

  二○一四年二月去南極旅行,從香港飛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再轉內陸機飛世界最南端的小城烏斯懷亞,住一晚,翌日上船。打後十二天都住在船上,經過有魔鬼海峽之稱德雷克海峽,穿過猛烈的西風帶,熬過四十小時的驚濤駭浪,抵達南極邊緣,經利馬水道之後,風浪平靜,美麗的南極景色一直陪伴身邊,從晨曦初啟,到月亮升起,登陸的時候在企鵝群裏穿行,坐衝鋒艇遊海的時候,鯨魚在眼前擺尾,經過浮冰陣的時候,像在看海上雕塑展覽,冰川的冰塊掉進水裏,撈上船打碎了泡進威士忌,一杯烈酒跟萬年冰塊一起晃動,喝在嘴裏似乎可以化出一百個故事。

  每天登陸三四次,雙腳踏在結實的雪地上,當時的感覺非常實在,但時至今日回想起來,卻如夢似幻。看着自己拍回來的照片,畫面純靜得像入了仙境。於是關於南極旅行的記憶,也像電影蒙太奇。這天看《國家地理雜誌》的旅行紀錄,旅客們三番四次對着鏡頭說「夢想成真」了。卻原來時光流逝之後,回憶夢想成真的經歷,還會像做夢,並沒有那麼真切。可見記憶總有靠不住的地方,記性再好的人也會產生記憶死角。所以,影像的記錄那麼重要,一張照片,一段錄影,才真正讓人找回當天的自己,碧海藍天,白雪皚皚,真的曾經到南極走過一圈。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