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都在行山

  天氣雖然熱,但周末上山的人還是很多,晨昏二時,樓下山道上總有不少行山客,有的還拖兒帶女全家出動,有的則全副武裝,衣着裝備登山杖都十分專業。上山的人精神奕奕,下山的人汗流浹背,滿臉通紅,都興高采烈,周末過得很充實。

  一年多疫情,令本來不行山的人都行山了,並且養成了一個習慣,一有空閒就往郊野公園跑。這天跟上海朋友通電話說起香港人這一股行山熱潮,他很是羡慕,說香港有山有水,百分之六十的面積是那麼完善的郊野公園。前兩年他來香港,我帶他去寶馬山上走過一圈,當時已大讚環境乾淨舒適,遠眺維港又那麼漂亮。上海沒有山,想去海邊也十分遙遠,上海朋友來了香港,便特別喜歡這山海齊備的環境,見過一次,印象深刻。

  這天在家整理幾個月來拍的照片,拍得最多的是山上的景致,香港雖然四季沒有北方那麼明顯,但草木變化依然有季節的特徵,人在山上走,便明白變化的細節。於是便想,這一年多是最多香港人行香港山水,也是最多香港人拍香港山水。網上所見,只要一到周末,登出來的照片有一大半是香港郊野公園所得,都很興高采烈,都很「發現新大陸」。

  這也可能是一個拍照人的個人紀錄,往年,怎會有那麼多心思在香港行山拍照?把這些個人紀錄加起來,便是這個年代的紀錄,紀錄了有那麼多香港人新發現了香港的大自然。真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