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單獨囚禁

  一個日本人要去北京工作,被安排先去大連強制隔離二十一天。他從東京機場上飛機開始,天天拍一點影片,然後選重要的片段剪成一個多小時的隔離記錄。

  他在大連住的那家酒店還算不錯,客房不是太小,但一個人在一間酒店客房中,足不出戶關二十一天,其實是個考驗。這個日本人天天早上打開窗簾,窗外時晴時雨,但晴雨都跟他沒有關係。他的房間門外有一張櫈子,一日三餐的食物,由酒店員工放在那張櫈子上,由他自取,吃完之後,他再把餐具和剩菜包好,放回櫈子上,由工作人員取回。

  在整個隔離期要做三次核酸檢測,每次他都要坐在那張櫈子上被檢測員用好長的棉花棒在鼻子裏鼓搗。他每天在取飯的時候打開房門,但不能跨出走廊,每天接觸不到人,接觸的只是那張櫈子,萬幸的是伙食還不錯,知道他是日本人,膳食也以日本食物為主,有沙律、牛肉飯、咖喱飯、天婦羅、炸豬扒之類,不像在廣東酒店隔離的伙食那麼差。

  看了他的二十一天隔離,到了最後終於「刑滿釋放」,着實鬆了口氣。我之所以這麼上心,是因為正為十一月開畫展做準備,以現在形勢來看,恐怕難逃隔離一劫,雖然不像日本人那樣要關二十一天,但十四天的單獨囚禁也很考毅力,唯有提早做好心理準備,早點盤算用甚麼方法消磨時間,以免到時手足無措。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