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明明不平常

  朋友最近有些不如意,約喝茶聊天,本來想說說風花雪月沖淡一下愁苦,不料他開口閉口「平常心」,說得唸口簧一般。

  我便知道他心中之結繫得很緊,再說一百次「平常心」都解不開。於是就問他知道甚麼是「平常心」嗎?他怔怔看着我一時語塞。我便告訴他,從前有人去問一個大和尚,「甚麼是平常心?」大和尚回答:「要眠即眠,要坐即坐。」那個人聽了不明白,大和尚又說:「熱即取涼,寒即生火。」我跟那個滿口「平常心」的朋友說,用大白話來講,就是「睏了睡,累了歇,渴了飲,餓了吃。」睡得着吃得下,無事人一樣,才是「平常心」。否則像你這樣,一邊訴苦一邊「平常心」,其實正說明耿耿於懷,心裏一點不平常。

  今時今日,喜歡講「平常心」的人愈來愈多,張三李四,有甚麼不如意,跟人講起,或是表示自己想得開,或是想顯得自己有水平,三句兩句,就來一句「平常心」,就像那些說了一堆怨屈之後又來一句「我其實不計較」的人一樣,真的有「平常心」的人不會大談「平常心」,只有心中計較的人,才會特別強調自己「不計較」。對着朋友有苦訴苦,有冤申冤,本來是很平常的事情,但一用「平常心」掩飾,人就不老實了,事情就不平常了,那我還信不信你訴的苦和冤好呢?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