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高費19」

  澳門突然又出現了多宗新冠病例,澳港的「回港易」暫停,澳門又要全民檢測。這一場新冠肺炎的瘟疫叫「COVID—19」,將之中譯為「高費—19」最合適。

  因為它是有史以來個人和公共開支最高的一場瘟疫。一個城市之中,只要有一個人中招,會牽動全城,個個都成疑人,都要通過安檢,不然全城人睡不着覺。

  如此龐大的公共開支,不是一次兩次,不知道還有多少次,勞民傷財,卻無可奈何,情況猶如另類恐怖襲擊,防備成本極高,但又防不勝防。

  前兩天跟經常去內地出差的朋友聊天,他在「高費19」發生之後,已因為出差被隔離了好幾次,在上海、深圳、澳門都「單獨囚禁」過,一年多來的人生,已經有兩三個月在足不出戶的酒店房間度過,若以生命成本計算,真是貴得不得了。雖說做人不用爭分奪秒,但讓生命在如此無聊的酒店隔離中流逝,也是不少的浪費。但是在可見的將來,這種浪費生命的事情,又可能成為一種生活常態,成為生命中必須負擔的一種成本,用來為這個「高費19」埋單。

  如此這般,旅行的成本因此而增加,旅行為當地造成的公共開支也增加,都「高費」了。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