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看戲

  Netflix播映的韓劇《魷魚遊戲》大熱,朋友叫我看,打開電視它又自動跳出來,結果就看了。我本來不喜歡看韓劇,因為受不了韓國人的誇張,跟韓式幽默也搭不上線。現在看了《魷魚遊戲》,依然沒覺得這是一部多好看的電視劇,就像上次拿了奧斯卡大獎的韓國電影《上流寄生族》,也從來沒覺得那是一部多好的電影。

  但有一樣是這些韓國影劇另一有功的,就是他們對「窮」的表達方式。在這些韓國作品中,對窮人和人生活的描寫,總是聲嘶力竭地叫人刮目相看。

  《魷魚遊戲》的故事說的就是一群在社會上窮得走投無路的窮人,為了贏得獎金,去參加一個用命換錢的遊戲,遊戲過關者贏錢,過不了關者當場擊斃。人窮不是志短,而是生不如死,不如鋌而走險,要麼翻身,否則死不足惜。

  戲拍得一貫的韓國水準,不能要求太高,之所以引起極大的迴響,想必是因為把「窮」描繪得比子彈還可怕,顛覆了所謂的「好死不如賴活」概念,當人窮絕之後,人生就是地獄。在讓你知道編導們有心在揭露貧富差距和社會不公的同時,或許還會以為南韓是窮人的人間地獄,在這個地獄裏,所有的窮人都走在一條絕路上,窮兇極惡。這種誇張和絕對,也是韓國戲的特色,好不好看,見仁見智,喜不喜歡,青菜蘿蔔。窮固然可怕,但你也要知道跟誰比才算窮,若窮人都像《魷魚遊戲》裏那樣描寫,並且將窮和富跟善和惡扯上了關係,那就窮人富人都沒活路了。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