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耍劍

  為了拍電視,瘸着傷腳,到香港劍擊隊大師兄林衍聰主理的劍擊場耍劍。

  阿聰知我腳上帶傷,特地照顧,避過了一些迴旋動作,以免傷上加傷。然後慢慢引導,沒多久,步伐竟也可進可退,心中怯意一去,劍耍起來也自如了許多。

  第一次玩這項運動,做完基本訓練,便正式着裝,穿上那套可以令人神俊起來的劍擊服,戴上可經受一千六百「牛頓」(Newton,一種力的公制單位)撞擊的面罩,手持佩劍,突然便覺得自己全副武裝了。這是一種很令男人興奮的感覺,或許男人都有過「仗劍走天下」的夢想或幻覺,不然看武俠小說也不會有那麼強烈的代入感。

  小時候在上海復興公園練南少林的時候,教拳的師傅除了拳腳,也教槍棒,所以有一綑林棍竹刀竹劍備用,平時放在公園男廁一角,那時候的人都老實,不會想到偷幾件回去當柴燒。每天早上,師傅還沒來的時候,我們十幾二十個小徒弟先擱腿拉筋,有時就取出棍棒竹刀竹劍玩廝殺,上竄下跳,攀高伏低,打得翻天覆地。那真是舞刀弄槍最興高采烈的回憶。

  因此緣故,這天在劍擊場上,剛戴好面罩,突然四野一靜,五十多年前的那個回憶映入了腦海,隨即手指一緊,弓步一邁,佩劍就平遞了出去,但覺耳邊風響,胸臆鼓動,返老還童。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