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高費」耽誤了譚先生

  譚耀宗本來要去北京參加人大會議,但突然被拒,不批准赴京出席會議,原因據說是因為香港出現了一宗「高費19」源頭不明個案。

  這天在電視新聞中見肥頭耷耳滿面福相的譚先生說起此事一臉無奈,真是我見猶憐。想想也是,好好的一個香港工人階級代表——雖然他外表看起來比李嘉誠還要「資本家」——人大常委,竟然因為本地一宗「高費」個案連累,被最高榮譽拒之門外,令人覺得他已成了一個帶菌疑犯,好像只要他在北京一亮相,就會將病毒傳染給予會的全體人大代表。真是跟多少在港反華勢力鬥爭,風多急浪多高都沒有倒下,如今在連影都見不到的「高費19」病毒陰影之下,受此大辱,作為譚先生多年擁躉,我十分了解他此刻心情,非常替他不值。

  譚先生不去北京開會,不但是他國家服務精神受挫,也是廣大香港市民接受國家信息教育的損失。以往但凡人大開甚麼會,都由譚先生傳達會議精神,即使專業的法律問題,只要他一開口,香港的其他法律專業人員再多嘴,都像廢話。有關香港的法律話語權和解釋權,牢牢掌握在工人階級手裏,是世界罕有的偉大事迹,所以,但凡人大有甚麼法律精神發佈,我都等着譚先生傳達。看見他上京了,我就期待。本來這次又有機會洗耳恭聽,不料國家疾病防疫中心亮起紅燈,將譚先生禁足了。可惜,實在可惜。這「高費19」可惡,實在太可惡﹗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