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為了全人類

  終於決定下個月飛上海開畫展了,也準備將進關前的隔離期在澳門完成。

  在網絡高速發展的今天,一切都快,唯獨旅行龜速了。去一次上海,本來兩個小時可到,但現在,卻要在路上走十五天。這十五天,被困在酒店的客房裏,我會想辦法選一間有海景的酒店,當自己坐船遠遊,漂洋過海,日出日落,日落又日出,最後遊到上海。這樣大概可以用一種時光倒流的遊子心境來打發時間,在無趣之中找一些樂趣。

  事情當然遠沒有這麼簡單,因為還要過關。

  過關先要有檢測報告,那就先要掐準時間去檢測,早也不行晚也不行。然後還有資料要填,健康碼要掃,這些都做完也不知花多少時間,然後才正式開始隔離生涯。隔離生涯並非常態,尤其是第一次嘗試的人,都得到「前輩」,也就是那些已經來來回回許多次的「老隔離份子」的指點,必須要有許多消遣時光的準備,喜歡看書的,可多帶書,喜歡看戲的,在電腦中多下載些戲,喜歡運動的,要帶瑜伽墊,諸如此類,基本上像在為失去一次人生自由做預算。所以不妨把自己想得偉大一點,如此失去人生自由,不是光為了自己,而了全人類的安全,這麼一來,你的命運就跟全人類扯在一起了,也就是說,大家都苦,你苦起來好像也輕鬆一點了。

  這一切,當然都是為了這多出來的十四天或二十一天或二十八天——一切以疫情好壞而定——而費的功夫,就如唐三藏要取得真經必須先過過九九八十一難那樣,任重而道遠,好像為了幹一番如何大的事業,一不怕死,二不怕苦,排除萬難,唉,不過是去一次上海。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