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出圈

  喜歡旅行的朋友離不開香港,用「坐困愁城」來形容自己。出差去內地又正在酒店隔離的朋友,說十四天寸步不離客房,有被軟禁的感覺。

  其實坐困愁城跟酒店軟禁,分別在於一個人活動面積的大小,但在意義上來說,大概差不多意思的。因為都是人被圈在一個界線之內,不得越雷池半步。就像在《西遊記》裏,唐僧叫孫悟空去遠處採些桃子來充飢,孫悟空怕他一走,山裏的妖怪會來吃掉師父和兩個師弟,便用金剛棒在地下畫一個圈,讓師父師弟坐在圈裏不要動。他在地上畫的那個圈,就是一道邊界,妖怪來了,一觸及,就被彈開。唐僧八戒沙僧為了安全,也沒了出圈的自由。

  如今在酒店隔離的朋友就是在一個圈裏,在香港坐困愁城的人,也同樣在一個圈裏。平時可以自由出行的時候,不過是人們在一個個圈裏跳來跳去,但如果你從一個遠大的角度,比如從太空回望,人類再怎麼跳來跳去,也還是出不了地球村這個圈。只是這個圈大得讓人以為沒有被圈住。

  明白這一點,便知肉身總是有界限圍住的,就算你一個筋斗翻出十萬八千里,但依然沒能跳出圈去,還在圍內。真正圍不住的,是心靈。心靈盡可逍遙,了無疆界,困不住,禁不了,即使身子坐困愁城,嚴實隔離,只要心靈無羈,人終是自由的。

  反之,便自作孽了。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