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輸得有道理

  這天去郵局往上海寄幾張用宣紙寫的圖片說明,用「特快專遞」(Speed Post),職員告知,正常需時一星期送達,但現在可能要延誤一星期,所以要我預計郵件可能要在兩周之後到達。結果這份郵件在路上走了十三天,比預計中「提前到達」了。

  這就是現在香港郵政的「特快專遞」,如此緩慢,是否應該改一下名稱呢?不然以今時今日的「特快」概念,會不會觸犯香港的「商品說明條例」呢?

  這天去寄東西的時候,郵局的普通郵件櫃枱排了一條大隊,「特快專遞」櫃枱前卻很清閒,我寄的東西需要買一個郵局的紙筒,「特快專遞」的職員跟我說,他這裏不賣紙筒。紙筒在對面櫃枱才有賣,要我去對面櫃枱,所謂「對面櫃枱」也不過三步之遙。我寄的是「特快專遞」,卻要為了買一個紙筒走到對面櫃枱排十五分鐘隊。如果這是街市裏兩個不同菜檔,我還可以理解,但同在一間郵局裏,為甚麼一個可以在「特快專遞」投遞的紙筒,卻一定要去普通郵件櫃枱才可以買。等我排了十五分鐘隊買了個紙筒回到「特快專遞」處,那裏也排起了一條人龍,櫃枱裏的職員跟我招招手說,你不用排,意思是我的耽誤是因為走到對面櫃枱去買紙筒,但是,如果他那裏也可以買到紙筒的話,我不是可以省掉了十五分鐘嗎?我不是可以不排那個隊了嗎?

  郵政局一直說生意愈來愈差,這就令我明白為甚麼那些像雨後春笋般的速遞公司生意愈來愈好了。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