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何時通關?

  本來今天應該在澳門的酒店裏過單獨軟禁的隔離日子,訂的是黑沙灣畔的度假酒店,有朝西的海景,酒店的朋友說每天可以看到太陽像一顆鹹蛋黃從天上落進大海。這就令我想像坐郵輪的情景,海上行舟,天天看着海景變幻,十四天看次日落,猶如當年徐志摩呀,錢鍾書呀遠度重洋去英國留學,似乎也是這般光景。為此我特地預備了專業相機和長鏡頭,假裝坐郵輪,天天拍日落,在船上吃據說伙食不錯的一日三餐,有了這樣的心理準備,被禁足的日子相信也好過一點。

  但是,澳門的隔離政策突然變卦,隔離十四天放出來之後,依然不能走,還要待七天才可以去大陸,這多出來的七天,令我取消了這一次的工作計劃,把要辦的事情延期,暫時留在香港不動了。

  為了這次上海之行,做了不知道多少額外的工夫,現在一下子決定不走了,人頓時輕鬆起來,心也定了,神也閒了。心定神閒,日子便好過了,約朋友聚會,隨處走走,都特別開心特別自在。這種自在的感覺加倍令人愉悅。這時候才知道,原來今時今日想要出趟不太遠的門,也會有很大的心理壓力,不說旅途開支增加,精神負擔也會倍增,以前來往自如的家常便飯,如今真是難以下嚥。

  為今之計,只好不作他想,一門心思等到可以通關再說了。但是,哪天才通關呢?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