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挑選隔離酒店

  老友從加拿大出差回港,要隔離十四天。之前打電話到香港找隔離酒店,不料幾十間酒店間間都說爆滿,只好託熟人找旅行社,旅行社幫忙在旺角找到一間,本來房租一天八百多,但因為通過旅行社介紹,加了五百。朋友說那間客房小得想躺在地上做個仰臥起坐都不夠空間,早餐只有一個菠蘿包和一隻雞蛋。在裏面關了十四天,苦得要命。

  另外一個朋友,送女兒去英國讀書,盤桓兩個多月,前兩天剛回來,找了灣仔一間 酒店隔離,從客房望出去,可以見到一線海景,已覺得要感謝天主。好在可以叫外賣,朋友也可以送食物解饞,這天發照片給我看,正在吃大閘蟹。我說大閘蟹要出爐熱騰騰才好吃,你這兩隻蟹都冷了,她說人在囹圄之中,有得吃已經上上大吉,哪裏還敢有奢想。

  如今都是這樣,出一次門好像犯了甚麼罪一樣,一定要接受懲罰。接受懲罰的人都不敢有奢想,所以得到點小恩小惠,比如看見一線海景,比如有點額外食物便感激涕零,覺得上天待自己不薄。這倒也並非全無得着,一個人只要有感恩之心,對人對己都不會太苛刻。

  但也未必人人如此,所以朋友住的那家灣仔酒店的客房之中,既有香港大學社會科學院的《Wellcation-21天心靈之旅》的輔導介紹,也有撒瑪利亞會二十四小時防止自殺的熱線服務。可見把人無端端關在一間房間裏隔離起來,心理壓力還是極大的。所以,選哪一間酒店隔離,也成了一種無奈的學問。酒店在這種時間可以提供像樣的服務,簡直就是溫暖人心的功德了。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