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拖肥

  拖肥來我們家的時候才兩個月大,轉眼十七年。他走了。

  當初女兒從寵物店把牠帶回來的時候,他是我的孫子,隨着年歲增長,他又變了我的兒子。及後再成長,他已經成了我的老子,是家中資深長者。

  拖肥生性活潑,一來就融入我家,成了歡樂成員之一。及長,會聽人性,能懂人事。可能是在我家這方水土中成長,特別能吃且會吃,一輩子最享受的就是口福之樂,我們也不避忌,人吃甚麼他就吃甚麼,日子有功,他的腸胃也隨了人類,許多動物學上禁食的東西牠照食不誤,也從未有過不適。於是愈來愈把他當人,讓他遍嘗天下美食。

  拖肥四歲那年在山上被牛蜱咬過,得了牛蜱熱,差點一命嗚呼,後來經過兩位美女獸醫悉心救治,耗時一年,逃過一劫。大難不死之後,胃口更見良好,對口腹之樂更加專注,人語之中,最令他敏感的就是一個字,曰「吃」。只要聽見這個字,即使在夢中,耳朵馬上就會豎起來,轉頭而醒,覺都不睡了。無論我躲在哪裏吃東西,他也總會像神仙一樣突然在身旁出現。如此資質,葷素通殺,無論我吃甚麼,他都有份,乃狗中美食家,令不少人類艷羨。拖肥愛笑,人緣極好,平時外出人見人愛,有人在網上評牠為最會笑的狗。

  以牠的狗齡,換算成人齡,已至百歲高壽,一年來眼矇腿軟,略顯老態,但只要一開餐,雄風依舊,神佛都阻擋不了。人世間,聚散終有時,一星期前拖肥身體轉差,數日後壽終正寢,至此狗界少一吃貨,我家走一歡樂成員。緣份之事便是如此,該盡則盡,他倒是福壽全歸了。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