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幾點鐘睡覺

  跟晚睡的朋友說晚睡,大家之所以晚睡,是因為晚上的寧靜太可愛,令人捨不得睡。

  其實我們晚上也沒有甚麼特別的事要做,不過是這裏翻翻那裏看看,比如站書櫃前,審視裏面的書,隨意抽一本出來,多數是看過的,但隨手翻開之後,又陷了進去。如今一天到晚看手機,不知用了多少時間,也不知多少時間沒翻書看,半夜一書在手,竟會有難得之感,於是站在書櫃前看得天長地久,不捨得睡。

  久而久之,也成了習慣,我問朋友幾點睡,他說一般都要到早上五點才睡。我說我好一點,三點多四點便睡了。凌晨三點多四點鐘,樹上的鳥開始叫了。晨運的人也出動了。在早上三點鐘看見往山上走去的晨運客,總是好奇他們幾點鐘睡覺。晨運該是天亮之後的事情,凌晨三點鐘就往山上走去,那只能叫「半夜運」。「半夜運」的人常常隻身一個,在夜靜更深的馬路上往山裏走去,路燈上是一個慢慢移身影,見之有些詭異。當然,如果這個「半夜運」的人知道有人在這個時候不睡覺卻盯着他的身影,大概也會覺得很詭異。

  不同時段睡覺的人,好像生活在兩個世界裏。

  前兩個星期跟精神科專家李誠教授一起做講座,他當場給我做了個測驗,問了許多條問題,包括晚上幾點睡覺。測驗做完,李教授的答案是我的精神狀態十分正常,只是睡覺太晚。李教授說,要是我可以早睡的話,那就十全十美了。我聽後一想,人無完人,十全十美的不是人。我扣去晚睡這一節,也還有九成正常安好,那就很不錯了。於是我沒有照那十全十美的要求去做,依然晚睡,為自己保留一點缺陷美。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