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似水流年的緣份

  梁醫生夫婦請客,吳醫生夫婦、尹醫生夫婦都在坐。開席之前,尹太太取出兩本書給我,原來是我最早的兩本散文集,一本是一九八七年出版的《各領風騷》,一本是一九八八年出版的《似水流年》。

  尹太太說,一九八八年新婚之後跟尹醫生去泰國度蜜月,尹醫生在啟德機場的書店裏買了一本《似水流年》,在扉頁上記下了日子,記下了赴泰國的原由,當禮物送給她。於是我這本書就伴着他們,一起度了蜜月,十分難忘。轉眼三十三年過去,她知道我當晚也在座,特地把書帶來,讓我為一段甜蜜的回憶補上簽名。

  這本散文集的文章都來自我的專欄,當初查先生叫我在《明報》開專欄,起欄名的時候想起那部嚴浩導演,斯琴高娃和顧美華主演的電影,電影的名字由查先生所起,叫作《似水流年》。只要一想起這部電影,喜多郎作曲,梅艷芳演唱的主題曲便會重重複複在腦際響起。許多往事也同時湧了出來。我的專欄正打算從往事寫起,於是就叫《似水流年》。接着將專欄文章結集出版,也就順理成章用欄名做了書名。

  出版第一本散文集《各領風騷》的時候,覺得一輩子能出一本書也算是個紀錄,但也盼着會有第二本的誕生。所以《似水流年》的出版,令我覺得希望在人間。後來書愈出愈多,這樣的興奮心情反倒不復見了。不料竟有人將之收藏起來,三十三年之後把它放在我面前,告知我的文字伴隨了他們的幸福時光,這種人生中奇妙的交匯,已不能用興奮來形容,我只感到滿心的謝意。真是似水流年的緣份。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