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1月25日 星期二
  • 19º
  • 85%
  • facebook
  • Weibo
  • RSS

好好過日子|身不由己的時代

  幾個香港上海朋友等不及通關,準備起程去上海過年了。他們打聽了上海隔離酒店的行情,準備應付一切不時之需,心中自然還是忐忑。上海的隔離酒店沒得選擇,分你去那一家便是哪一家,聽說有的條件很差,只好聽天由命。
  這就是疫情下出門的代價,無論費用和精神,支出之大,都是以前無法想像的。經過這兩年,即使以後各地通關,我們也無法想像可以把旅行恢復到從前那種無拘無束的程度,因為整個旅行生態都變了。
  我在上海的畫展延期舉行,畫冊倒是已經準備好了,展出的畫也都裝裱完成,只要決定開展,往畫廊牆上一掛就成。問題就是不知幾時通關。那幾個要回上海過年的朋友問我何時會去,他們在上海等我聚首。我說如不通關,如果還要隔離,那就不去了。何時通關何時去,看看在春暖花開的時候可不可以成行。
  其實若不是澳門突然將隔離期延長了七天,我在十一月下旬已飛到上海,現在可能已經回來了。這是眼下出外旅行的第二樣風險,無論你到何地,都要有準備那個地方突然有新疫情發生,封城封路,把你也封在裏面。澳門宣佈隔離期延長的時候還好我還沒有動身,可以臨時取消行程,要是已經隔離在酒店之中,然後被通知要「加監」,那就不知如何是好了。生命有限,但偏偏現在被環境予取予攜。我之所取消行程,就是想為自己的生命時間做個主。但這個自己作主的舉措也不保證一定有效,因為今時今日,即使安坐家中,你還要為你的鄰居祈禱,求神拜佛不要有一個中招,不然又會煩到你頭上來了。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