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1月19日 星期三
  • 16º
  • 68%
  • facebook
  • Weibo
  • RSS

好好過日子|一個人的浪漫

在尖沙咀跟朋友吃午飯,飯後時間尚早,便就近去半島酒店喝咖啡聊天。午後陽光穿窗而來,現場樂隊一曲一曲,樂聲悠揚,不知不覺日頭偏西,起身離座,朋友住九龍,我回香港,她問我坐甚麼過海,我說或許去碼頭坐船,這個時候可看日落維港。她說這倒是挺浪漫的。我說是呀,一個人也可以很浪漫的。

第一次覺得一個人也可以浪漫,是有一年在四川貢嘎山的燕子溝,早春時節,跟四個當地山民在大山裏走了一天,來到了海拔四千一百米處紮營,預備第二天日出時再往上爬一段山坡,拍攝日照頂峰的景色。那是我三個星期之內第二次從香港飛去四川,前一次進山逢雨,雪峰都隱在雲霧中,沒有拍到俗稱「日照金山」的照片,心中耿耿,回到香港後一直打聽當地天氣,知道天氣好轉了,馬上又飛了過去。

紮營的地方叫「楊柳坪」,山坡上滿是高山楊柳,腳下白皚皚一片積雪。傍晚時份,日頭偏西,四個山民忙着搭帳篷煮晚飯,我閒坐在附近一塊大石上看着陽光偏移天色轉變。雪山像屏風一樣豎在遠處,浮雲帶着微微的粉紅色,跟峰頂擦肩而過的時候,輕飄飄拂上一把,然後悄悄飄去,特別溫柔。本來刺眼的雪峰收斂了光芒,漸漸安靜下來,坡上的白雪有了層次,看得更加分明。光線上移得很快,夕陽的光暈很快掠過了峰頂,天色慢慢成均勻的緋紅,山峰的輪廓愈發清晰了。身後傳來了山民燃燒樹枝的劈啪聲,他們在山坡上搭了個簡易的小灶,開始煮飯,不一會飯香肉香就在空氣中瀰漫開來。起了風,風很輕,掠過臉龐的時候有一絲絲的涼意,令人覺得聽到微微聲響。天邊餘暉仍在,映在看餘暉的人的眸子裏,互相呼應着,有一種說不出的浪漫。

我就如此坐在那塊巨石上,一動不動,彷彿溶進了暮色之中,直至星月升起,遠處山民呼喚,這才如夢初醒,向那一鍋熱騰騰的飯菜走去。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