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7º
  • 92%
  • 2022年8月10日 星期三

李純恩 - 真是沒甚麼感覺|好好過日子

香港仔的珍寶海鮮舫搞來搞去終於「保育」不成,要遷移了,遷移到甚麼地方不知道,但靠在一旁作廚房的那艘船已傾斜入水半沉了。可見老態龍鍾,救無可救。

有朋友來問我怎麼看這一個地標的消失,我說景物跟人一樣,終有年壽之限,人會死,景物也會消失,只是年份長短而已。至於現在人們喜歡說的甚麼「集體回憶」之類也很多餘。首先是這個「集體」在香港不知道佔人口多大比例,但應該不會包括近三十年來的年輕人。所以一有甚麼事就推在「集體回憶」上去說,某種程度是騎劫了「集體」。

再者,如果真是甚麼美好的回憶,便應該一路愛惜至今。如果一路愛惜一路幫襯,珍寶海鮮舫豈會落到今日這個下場?這樣的「惋惜事件」也經常發生,比如一些老字號的餐廳做不下去了,必有許多人跑出來說惋惜,說去那家餐廳吃飯是一輩子的美好回憶,然後便在這家餐廳臨關門那幾天排大隊去幫襯。這些熱心人沒有想過的是,如果一路都這麼熱情幫襯,這家餐是不會關門的,也不會給這些熱心食客惋惜機會的。這種惋惜的機會,除了是餐廳經營者的問題,也是這些只回憶不行動的「熱心食客」造成的。人死才打強心針,有用嗎?

所以,一切不過是人來瘋罷了。

說回珍寶海鮮舫,最後一次幫襯已是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文雋主理的「香港編劇協會」搞周年晚宴,邀請查良鏞先生出席,但查先生沒空,叫我作代表參加。記得那頓飯菜水準跟燈大輝煌的海鮮舫反差極大。如此而已。

所以朋友來問我對於這個地標的殞落有甚麼感覺,我只能告訴他,實在沒有甚麼感覺。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