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9º
  • 84%
  • 2022年7月4日 星期一

李純恩 - 電台飯堂|好好過日子

去香港電台錄節目,算算已有十幾二十年沒進過港台。想想以前每星期都要去廣播道兩家電台做節目,每次都會幫襯電台飯堂,吃了好幾年,吃出了感情,於是這天特意早點到港台,在節目開錄之前先去飯堂,叫了一客粟米斑塊飯,一杯凍檸茶,懷舊一下。

這麼多年過去了,飯堂的老闆也不知換過幾任,記得我以前幫襯的時候還是聰哥聰嫂主理的年代,後來他們離開了港台飯堂,開了很出名的「聰嫂甜品」。現在飯堂格局照舊,坐在裏面還有熟悉的感覺。那碟粟米斑塊說不上好吃,魚塊炸得很硬,嚼起來要費些牙力,但嚼着嚼着就覺得味道有點當年的意思,這就好了。

上世紀八十年代尾到九十年代初,好幾年時間我在香港電台和商業電台都有節目。那時候逢星期四就去廣播道,先在商台錄掉一星期的節目,然後再去港台做直播。在商台錄音之前先在他們的飯堂吃午飯,那時候商台飯堂的食物水準很高,我就是在那裏愛上粟米斑塊這道菜的。打理商台飯堂的是一位婆婆,很兇,但對我很客氣,每次看我吃得歡喜她就份外開心。在港台的直播節目做得晚,有時就在他們的飯堂吃晚飯。港台飯堂晚飯可以做出一桌大菜來,蒸魚、蒸蟠龍鱔,都是大酒樓水準,有時候還會預先訂好一桌菜,請朋友吃飯,那就更加豐盛。
    我的飯堂情意結是小時候在上海養成的,那時在學校在工廠,一天之中最重要的時刻,就是走進飯堂。只要想着可以在飯堂開飯了,馬上渾身是勁。所以在廣播道行走的那幾年,兩家電台的飯堂也成了愉快的記憶,直至今天,要去廣播道了,總會先想一想要不要去電台的飯堂吃一頓飯,雖然時移世易,早已物是人非了。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