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9º
  • 81%
  • 2022年8月14日 星期日

李純恩 - 吃個堂食|好好過日子

朋友在網上看了一段上海人寫的帖子,題目叫「老海人真太老亂了」,便來問我「老亂」是甚麼意思。

我告訴他,這個「亂」字是寫錯的,正寫應該是「卵」,在上海話裏,「老卵」就是很了不起或者自以為了不起的意思。如果你做了一件事,別人說「老卵」,那是讚你。要是別人還沒說,你自己說了,那就像廣東人說的「牙刷刷」,自以為了不起了。所以,「上海人真太老亂」這個題目的意思,就是「上海人真了不起」。

既有「卵」,這句就是粗話。從前有家教的人是不會隨便說的,在家裏則更不會說。但今時今日,不來句粗話,人都好像不會說話了,更粗的話都隨口而出,這句「老卵」也就稀鬆平常了。大概寫這個帖子的人畢竟有些顧忌,怕「卵」字太露骨,就用了一個同音字「亂」。「老卵」也就變了「老亂」,字面上雖解釋不通,但只要用上海話一讀出來,上海人都知道是甚麼意思。

說回那個帖子,內容講的是眼下上海食店和食客如何在不給堂食的環境下跑去食店進食的各種趣事。

上海現在算是叫解封了,但餐廳的堂食卻滯後到前兩天才開放。在堂食尚未開放的日子裏,如果真要堂食就要偷偷摸摸想方設法。那段時間,上海人都在網上分享如何偷偷摸摸到飯店堂食的趣聞,有的要說暗號,像地下黨接頭一樣,接對了暗號,肯定是自己人了,夥計才帶進去吃飯。有些飯店在吃飯前先讓食客填張入職表,填完就變成店裏員工,店裏員工在店內吃飯不犯規,等到吃完飯,再解除僱傭合約。食店則要提防小人作梗舉報,所以對食客的審查也很嚴格。巡察人員則常常出現,飯店一收到風就全店關燈,食客便只能在黑暗中悄悄瞎吃。有個十分渴望堂食的男人跟開店的老太婆說,如果一陣有巡查人員上門,你就說我是你兒子好了。

凡此種種,構成了眼下上海一條特殊風景線,不是上海人,看了都會笑出來。所以,雖然題目上錯把「老卵」作「老亂」,但說起來也真是夠亂的。用上海話說,就是「老亂老亂額」。從這個角度看,這「老亂」也沒用錯。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