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純恩 - 薄殼|好好過日子

星期六,吃完晚飯,跟大婆出外走路消食。

從天后出發,穿過維多利亞公園,過天橋到銅鑼灣避風塘,沿着海邊,甩開膀子大步而去,天氣悶熱,不一會已渾身大汗。如此走了一個小時,到了上環,想起前一晚在「尚興潮州飯店」吃到薄殼,非常美味。於是打電話給孫老闆,問他還有薄殼嗎?他說有。便請他留了一份,兩公婆滿身大汗到了「尚興」,叫了一瓶冰凍啤酒,吃九層塔和豆醬炒的薄殼。

那薄殼十分肥美,每一顆都肉粒飽滿,炒得鹹香,鮮美無比。那時已近十點,店中客人不多,夥計得空,都來閒聊,說這薄殼也到季尾,再吃幾天就要等明年了。薄殼每年端午節後上市,可吃過八月十五。起初並不飽滿,漸漸見佳,然後一直堅持到季尾,是潮州人心心念念的一味佳餚。

有次去汕頭拍飲食節目,當地的美食,家家都好,但有一點不習慣,就是許多飯店的夥計收拾桌子時,都會把桌上的殘渣紙巾煙頭隨手抹去地上,以至吃飯的時候腳底亂七八糟像踩着個亂葬崗。後來在吃薄殼的時候,當地朋友說了句潮州話來形容薄殼美味,大意是「不見了女人一隻屐」。那是說,女人脫了屐翹着腳據案吃薄殼,一邊吃一邊往桌下吐殼,因為太好吃,吃得太多,吐得更多,最後地上薄殼堆起來,把她的屐都埋住了。

聽這段傳說的時候我們正在一家街邊飯店吃飯,聽朋友說完,我再看看腳邊亂七八糟的盛況,恍然大悟。

跟潮州薄殼有得一比的,是江南的海瓜子,每一顆都如指甲般大,炒熟之後外殼透明,看得見裏面的蜆肉。肉跟薄殼肉一樣,很少,但極鮮。江南人吃海瓜子,大概只有一種做法,就是用葱油炒,炒出一碟,嫩粉透明,鮮美無比,吃過必定念念不忘。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