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純恩 - 豬油|好好過日子

在食品店見到有四川出品的罐裝豬油,心念一動,買了一罐。

回家第一樣想試試這豬油的,就是下一碗餛飩。

上海人家裏下餛飩,餛飩湯只用醬油沖,再切一些大蒜葉,放一勺豬油,這碗餛飩便非常美味了。為了舊夢重溫,我還特地去街市買了大蒜葉,切成小段,等一碗菜肉大餛飩煮熟,沖好醬油湯,放下蒜葉,再加一匙罐裝豬油,滿懷希望一嚐,不料那豬油一點香味都沒有,完全不是那回事,大失所望。

之後想想有點不甘心,就再用它來拌碗麵試試。

前幾年去揚州旅行,在一家街邊小店吃過一碗豬油拌麵,麵料只有醬油和豬油,再加大量胡椒粉,就是如此簡單,卻鮮香無比,那碗麵才賣四塊錢人民幣,吃過了一直記到現在。於是又下了一碗麵,加醬油、胡椒粉、和一大塊豬油熱拌。結果那豬油依舊沒有一點香味。豬油一失香味,便一無是處了。滿懷的希望由此破滅,對那罐豬油徹底失望,留着無用,便扔進了垃圾桶。

從前上海人吃的豬油都是自己熬的,必須要用豬板油,只有用豬板油熬出來的豬油,才有那股誘人的香味,才有點石成金的奇效,吃起來,才像樣。

上世紀六十年代初,中國三年大饑荒,全中國人缺糧缺油水,肚子裏油水一缺,糧食就更不夠吃。那時候但凡有「海外關係」的人,都會得到海外親友的食物救濟,許多從香港寄到內地的包裹裏,一定少不了豬油罐頭,那是所有曾經收到包裹的人牢記一輩子的深刻記憶,那時候,說起豬油罐頭,真比爹娘還要親。那時候的豬油罐頭,又濃又香,不像現在。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