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純恩 - 瀟灑鳥|好好過日子

我家窗外有三棵高大的石栗樹,其中一棵的高杈上有一個斑椋鳥巢,鳥巢很大,在鳥界大概也是豪宅了。春天的時候大概小鳥出世,鳥巢裏很熱鬧,每天清早鳥鳴不絕,兩隻鳥父母飛進飛出很忙。

如此熱鬧到了仲夏,小鳥長成,一窩鳥就飛走了,那「豪宅」也就空置了,除了曾經有三隻紅嘴藍鵲在巢邊探頭探腦看過「樓」,這巢就一直空着。想當初那兩隻斑椋鳥父母一枝一草銜來築巢那般辛苦,結果說走就走,真的瀟灑。

這天有人跟我說,看到某人又在教人說做人要瀟灑了。我就說整天強調自己瀟灑的人,其實並不是真瀟灑。真瀟灑是不用說出來的。這就像「文明」一樣,整天喊着「文明」口號的地方,必定是欠缺文明的。真正文明的地方,誰還會強調文明?與此同理,一個人瀟灑不瀟灑,不是自己說的,而是人家的感覺,人家覺得你瀟灑,你才算有點瀟灑的成就,不然的話,再怎麼表演給人看瀟灑,也都是假的。然而,假瀟灑的人又特別喜歡以「瀟灑鼻祖」的姿態去教育別人如何瀟灑,這也是很好玩的事情。

我家窗外那一窩斑椋鳥就真的瀟灑了。率性而為,棄豪宅而不顧。如此撇脫,人類大概做不到了,再如何想表現自己瀟灑的人也做不到的。至於那些整天把「斷、捨、離」掛在嘴邊的人,我也肯定他們做不到。由此可見,人類的許多裝模作樣,往往還經不起一個鳥行為的挑戰。既然如此,倒還不如少點花巧,老老實實做人好了。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