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純恩 - 打球吃飯|好好過日子

老友吳永浩醫生約我去西洋波會打網球,十分高興,馬上答應。

「西洋波會」,聽起就有濃濃的歷史情懷,這樣的名稱,真是令人緬懷的舊時月色,不用追到明朝,往前數幾十年歲月,也回味無窮。

一九一九年成立的體育會所,起初會員全是葡萄牙人,慢慢華人開始加入。一座面積不大但古意盎然的老房子。現在已列為三級歷史建築,成了重點保護對象。老房子對着一大片草地,草地邊上老樹濃蔭連成一片,在睛朗的天氣中份外養眼。體育會以草地滾球起家,繼而又有了網球場和羽毛球場。會員不多,都為運動而來,球場相遇,個個精神奕奕。這天一起打球的都是名副其實「老朋友」。跟我拍檔打雙打的偉哥七十有五,滿場飛,後場高球,網前攔截,我這個「後生仔」幾乎不用動手。對手廣哥不但球技嫻熟,還是球友間的總採辦,每次預先去街市買料,然後大包小包帶到會所,請廚師加工,為運動之後的晚餐加菜。

運動令人愉悅,不知不覺便打了三個小時網球,大汗淋漓,收拍離場,移到場外草地上,閒坐聊天,喝冰凍啤酒,涼沁心肺。如此消停了一會,便去沖涼更衣,然後到餐廳就坐。

一桌球友,剛剛消耗了許多卡路里,適時補充:豉油皇中蝦、豉椒炒蟶子、花膠鵝掌、涼瓜火腩燜海斑頭、油鹽焗重皮蟹、臘味煲仔飯——一頓飯吃到晚上十點多,肚滿腸肥方散。或日:這運動不是白做了?對,不然做運動幹甚麼!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