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純恩 - 豬肉頌|好好過日子

這天我家菲傭姐姐煮了一鍋水筍燒肉,正好有上海朋友來家吃飯,江南口味,可解鄉愁。

水筍就是筍乾,因為煮肉之前要先用水浸軟,故稱水筍。水筍燜煮五花腩,筍裏有肉鮮,肉中有筍香。這本來是上海人的一道過年菜,年三十晚煮上一大鍋,吃一次熱一次,到後來五花肥肉都溶在筍裏,豐腴鮮美不可當。

如今食材易得,想吃這一道水筍燒肉也不用等過年,隨時可做。我家菲傭姐姐知道我好這一口,便隔三差五做一次,令我常有過年的感覺。

前些日子女兒到澳洲旅行,住在朋友家,有一天想施展一下廚藝,便去買了一大塊五花腩,加老抽冰糖,做了一大鍋濃油赤醬的上海紅燒肉,結果一家澳洲人驚為天食,吃過念念不忘。當年蘇東坡遭文字獄之罪,被貶黃州。東坡居土在窮鄉僻壤正愁苦困頓,卻發現黄州的豬肉又好又賤,頓時就像遇見救星,仔細烹飪,大飽口腹,還特地寫了一首打油詩 《豬肉頌》:「淨洗鐺,少著水,柴頭罨煙焰不起。待他自熟莫催他,火候足時他自美。黃州好豬肉,價賤如泥土。貴者不肯吃,貧者不解煮,早辰起來打兩碗,飽得自家君莫管。」

這首打油詩不但歌頌了黃州豬肉,還教人如何用文火燉肉之法做出好吃的紅燒肉。五花豬肉經大文豪品題,頓時添了一份悠然自得的文化內涵,更加鮮美引人了。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