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純恩 - 那年在坦桑尼亞|好好過日子

坦桑尼亞一架客機從首都達累斯薩拉姆起飛,飛到維多利亞湖上空失事,整架飛機掉進湖裏,只剩機尾露出水面,救護人員在河裏救出了絕大部份乘客,算是不幸中之大幸。最後把繩子綁在機身上,召集了許多人,用人手把飛機拉上岸去。

在電視新聞上看着那架用人手拉上岸的客機,聽到熟悉的當地地名,不由想起幾年前到坦桑尼亞拍電視節目,從香港經杜拜飛到了三蘭港,下了飛機轉內陸機飛往拍攝地點。螺旋槳的小飛機,穩穩當當上了天,傍晚飛到目的地上空,卻說因為天色太黑,下面機場跑道沒有燈,無法降落了。

我們問機師怎麼辦,他說讓他問問,結果問到可以轉飛另一個跑道有燈的機場降落,然後再通知在第一個機場等候的汽車去第二個機場接我們。聽機師的語氣,這種事情稀鬆平常,但我們則多用了三個小時才到目的地。

在坦桑尼亞野生動物保護區裏飛的多數是這類小飛機,機師多數是白種人。一個星期之後,拍攝完成。臨走前一晚在酒店餐廳吃飯,邊上一桌有個英國人興高采烈,喝酒喝瘋了,東倒西歪,連路都走不成樣子。看他那樣,我跟同行的朋友說笑,這個人可能就是明天我們的飛機師。朋友們大笑,說你不要嚇我們啦!

第二天早上,大家在一條野地上剷出來的飛機跑道邊等着上機,一輛汽車從遠處一溜煙開到面前,只見昨晚那個醉鬼從車上下來,穿着扣子沒扣整齊的制服,眼神還有點呆滯,步履倒還算輕快,二話不說就登上飛機,坐到駕駛位置。然後就輪到我們這一伙心情七上八下的香港人魚貫上了飛機,繫好安全帶,一飛沖天。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