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純恩 - 龍家父子|好好過日子

星期天下午,老同事廣成傳來報紙即時新聞,報龍宗瀚心臟病發過世了,終年五十九歲。

我沒有見過龍宗瀚,但收過他一封信。二○○七年他父親龍繩勳先生去世,我寫了一篇憶述跟他交往的文章,龍宗翰見了之後,寫了一封很客氣的信,託他乾姊姊馮寶寶轉給我表達謝意,隨信還附了一張他母親林黛的簽名照片。我的回信也是託寶寶轉的,本來還說相約見面,後來大家事忙,一來二去便也沒有約成,始終緣慳一面。

跟他父親龍繩勳先生有一段時間倒是常有聯繫,起因是幾十年前他因為一齣電視劇跟無線電視打官司,告劇中人物影射他並有毀謗之嫌,後來他贏了官司,電視台道歉並賠款,好像是三十萬港幣。我因為採訪這樁官司跟他認識,後來做了朋友,閒來無事會去他大坑道花園大廈的寓所喝茶聊天。他是個夜神仙,每次找我聊天都是深更半夜,中氣十足,笑起來聲震屋瓦,笑聲從開着門的陽台傳出去,樓上樓下的鄰居在夢中一定有得分享。

龍先生的父親是「雲南王」龍雲,彝族人,在家中排行第五,故人稱「龍五公子」,一生人經歷豐富,每次到他家見面,總會用雲南話吩咐家中老傭:「倒兩杯冰茶。」然後就聽他地北天南講故事,講彝族風俗,講在美國留學的時候怎麼跟當地酒鬼打架,講香港電影圈逸事,常常一聊便至東方發白,天亮方散。至今想起他,耳畔還會響起他豪邁的笑聲。這麼豪爽的一個人,最後是在睡夢中靜悄悄走的。

龍宗瀚寫給我的那封信很短,但字裏行間看得出他對父母的感情頗深。如今他也走了,說不定一家三口時隔半世紀,在另一個世界又團聚了。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