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純恩 - 一說三十年|好好過日子

昨天說起黃永玉先生的生肖掛曆,回想認識他的緣份,竟也跟生肖有關。

那年是一九九三年,雞年。我那時在《明報》打理副刊,過年打算做一張生肖海報,便找朋友介紹認識了永玉先生,請他幫忙畫一張雞年海報。當時做這件事有五千塊錢預算,這個價錢當然不好意思去跟永玉先生買畫,我便跟他說,我只用畫來做海報,用完之後原畫奉還。永玉先生一口答應,結果他沒有畫畫,而是用了很多工夫剪紙,剪了一幅神俊彩雞交給我用。我只知道他會木刻,想不到剪紙功夫也如此了得,真是喜出望外。

題外話是,那是報紙賺錢的年代,要做點事情手頭都寬餘,逝水流年到了今天,花五千塊錢借一幅作品來用用,大概沒有一張報紙做得到了。

從那次之後,得閒就去他家玩,跟他聊天。他記性好,肚子裏不知裝了多少故事,一聊起來便不知時間過去,聊到飯點,就在他家吃飯,吃完飯繼續聊,有時候聊着聊着就問我 :我有沒有送過畫給你 ?然後就進房拿了幅畫出來,簽了上下款送我。有一次他說最近在寫字,寫了很多對聯,轉身便拿了一對送我,上書:「久別名山憑夢到」「每思舊友取書讀」。有一天,打電話來說發明了個菜,叫我去試試。那菜上桌,原來是一塊大肉。那肉一尺見方,厚有五寸,放了各種香料和辣椒燜燉而成,配料之多,把肉都蓋住,色彩豐富得跟他的畫一樣,又香又辣,鮮美無比。我問他這道是甚麼菜,他說是突發奇想做出來的,用了那麼多配料,就叫「十面埋伏」好了。過了幾年,我的電視節目拍到他北京的 「萬荷堂」,我請他再做一次「十面埋伏」,他欣然答應。第二天那方肉煮好,比前一次在香港吃的大了一倍,結果全部被攝製組的工作人員掃光。

這話一說,又二十多年過去。認識永玉先生那年他七十歲,再過一個多月,他一百歲。我們都等着看他的「一百畫展」。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