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純恩 - 久違的慢趣|好好過日子

朱家欣兄是玩古董相機鏡頭的高手,收集了不少經典老鏡頭,用得出神入化,許多作品拍得猶如印像派大師的油畫,韻味十足。他知道我過幾天要去日本拍紅葉,便堅持要借出一支貴重的「刀梅」(Dallmeyer Super-Six 102mm f1.9)給我助陣,還特地為我配好了跟Nikon相機匹配的接口。

盛情厚意,卻之不恭,便取了鏡頭回來,第二天拿到山上練手。八九十年前的古董鏡頭,拍出來的照片,果然不同凡響。

老鏡頭,要手動對焦,拍照的時候好像突然回到了最早拿起相機的時代,那是讀小學三年級的時候,照相機對焦都靠手動。比如萊卡相機,取景器中會出現一個黃方格,格裏格外有兩重影像,要手動將兩個影像調合成一個,焦距便對準了(萊卡現在出的一些型號,依舊延用這種對焦法,要的就是那種經典的攝影感覺)。又比如雙鏡反光相機Rolleiflex,如果焦距不準,取景器中的影像是模糊的,將影像由模糊調至清晰,焦距便對準了。

比起現在用慣的自動對焦,手動對焦當然遲緩,要追速度的話就很難趕上。這就迫得拍照的人把心定下來,眼睛被取景器框住,仔細看着裏面的景物,細細調校到焦距正確。這是一個聚精會神的經過,心不靜做不到,心靜下來之後,便享受了一份心浮氣躁時察覺不到的專注。那一刻,世界好像停下來等你,快門不響,它不催人。這種久達的慢趣,親切極了。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