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19º
  • 65%
  • 2023年2月3日 星期五

李純恩 - 新年了|好好過日子


寫這篇稿的時候還是二○二二年,等到刊出的時候,已經是二○二三年。
  這也是年底的一種奇妙跨越,就像在年底那幾天跟人相見,分手的時候會說明年見一樣,實際不過一兩天的時間,但聽起來卻是隔了一年。這就像小時候常常在十二月三十一日晚上十一點五十九分多一點,就會特地去撒一泡尿,尿到一半就到了十二點,新年來了。然後很神氣跑去跟大人們說,我一泡尿尿了兩年。無聊吧,但也有趣。
我們經常會在做—件事的時候跨越了某個有意思的時間,比如到美國的胡佛水壩,水壩橫跨兩個州,一邊是亞里桑拿州,一邊是內華達州。兩個州在冬季有一個小時的時差,從一頭走到另一頭,你的人生就不見了一個小時,但如果你又回頭往來處走回去,那失去的一個小時又賺了回來。同樣道理,如果你從另一頭開始過水壩然後再往回走,那就是先賺一個小時,然後再把時間還回去。
  你說這是時間遊戲了人,還是人遊戲了時間?
  當二○二二年飛快過去的時候,真有點時間遊戲了人的感覺。好像還沒來得及做甚麼事情,要去的地方還沒有去,要見的人還沒有見,想做的一些事情還沒有做,渾渾噩噩一年就過去了。但想深一層,之所以這樣,還不都是因為人的折騰,才搞出如此局面。時間何曾想戲弄人,只有人才戲弄人,把人戲弄得暈頭轉向的,永遠是人,可以偷走歲月的,也永遠是人。但願在新的一年中,人與人之間的戲弄少一點,大家做點實事,少點虛頭巴腦。
  那麼就像冬季在胡佛水壩上從內華達州走向阿里桑那州那樣,把失去的時間賺一點回來。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