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Sir拆局淘寶——數碼貨幣知易行難

  新冠疫情肆虐,全球經濟備受衝擊,抗疫、穩定民生是全球各國首要任務,在此水深火熱之際,金管局前總裁陳德霖對傳媒表示,遠東地區經濟若要快速復甦,應該要有「數碼貨幣」的出現,他更倡議以中國、日本、韓國及香港為軸心,以人民幣、日圓、韓圜及港元為基礎,此言確是「語不驚人死不休」!

  陳德霖表示,此構思是鑑於中國、日本、韓國,有意在今年內達成自由貿易協議,而本港是區內主要貿易及金融樞紐,形成四柱擎天的局勢,大局以各國經濟規模、負債水平、外貿情況及其他經濟因素來衡量,各有不同的責任比率。

陳德霖倡中日韓港聯手

  他解釋,此「數碼貨幣」將按人民幣、日圓、韓圜及港元,這四種貨幣權重來作計算,百分百有等值的現鈔作支持。使用的商家,要先在區域內參與的銀行設立一個電子錢包,用來收取數碼貨幣,用家亦可隨時按需要兌換回所須貨幣。

  此外,由於電子錢包是在銀行開立,客戶在開立時已有銀行作詳細客戶背景了解,可以減低資金用作「洗黑錢」等非法用途。而且客戶仍是與銀行保持關係,因此不存在銀行被搶生意憂慮。

  在此論據的指引,陳德霖倡議由人民幣、日圓、韓圜和港元一籃子貨幣組成的「數碼貨幣」,並以區塊鏈技術構建支付網絡和企業電子錢包系統;企業客戶毋須經過銀行系統,就可以直接轉帳或接收其他電子錢包持有人發放的數碼貨幣。

  他解釋,「數碼貨幣」與「比特幣」完全不同,「比特幣」是沒有貨幣支持,只是大家覺得它值多少錢,就值多少,價格波動之大無法達到支付功能。陳德霖提議的「數碼貨幣」則由四地貨幣支持,以全額作儲備。

  從理論上來說,陳德霖提倡的「數碼貨幣」有其可取之處,但正所謂「知易行難」,另外亦有一句俚語謂「六耳不同謀」。中日韓港四地生活習慣不同,經濟形態不同,「數碼」只是以數字代替實體名稱,貨幣實質價值仍以發行者財富為保證。

  陳德霖倡議由人民幣、日圓、韓圜和港元一籃子貨幤組成的「數碼貨幣」,目前只有日圓公認為國際貨幣;人民幣、韓圜及港元仍屬地區貨幣,各自的貨幣政策、發行、匯率也大有差異。

各地差異大難水到渠成

  就以中國內地與香港為例,香港是中國一部份,但貨幣發行卻大大不同。人民幣的發行以國民生產總值(工農業)、外匯儲備為保證,港幣發行乃發鈔銀行必須向「外匯基金」購入「負債證明書」,金額以1美元兌7.8港元的聯繫匯率計算,發鈔可以得到官方擔保匯價,並有100%外匯儲備支持。

  此外,貨幣匯率方面,中日韓港的官方坊間頗有差距,經貿上如何統一、融匯?又豈是通過「數碼」運作便水到渠成,一錘定音並非「韓信點兵」。看來陳德霖的高見,大有商榷之處。

資深財經傳媒人

錢樹良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