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Sir拆局淘寶——分餐外賣帶來淘寶商機

  早前,疫症肆虐全球,無論大國小國,其經濟及民生形態也發生巨大變化。中港兩地行之已久的朋輩相聚、把酒言歡聚餐的飲食習慣;有所改變,代之而起的是「分餐」、「外賣」風行。

佣金比例起爭議

  然而,新事物的出現,矛盾隨之而生,「外賣」送餐產生之額外費用;及佣金比例營運分配的爭議,上升至阻礙社會經濟發展層面。

  最近,內地餐飲界別出現外賣企業收取高額外賣佣金現象,外賣平台賣要求餐飲商家做「獨家經營」;這不但止致惡性競爭;不正當競爭,並因而加重營運成本,隨時會轉嫁到消費者身上。

  有報道,去年內地一個規模龐大的外賣平台,其八成以上商户佣金在10%-20%,為了爭取更大的外賣市場份額;佣金收入的八成用在支付「外賣哥」工資;而企業平台本身要維持一定的利潤,只好加大收取佣金的比例。如此一來,由於外賣平台的佣金擠壓了本來已是不景氣的餐飲業利潤,令到許多企業面臨生存危機。

  但是從法律層面來講,法律界人士認為,外賣平台如何收取佣金是市場行為,並不存在固定的標準;至於是否涉及壟斷經營,實際上難作出認定。

  理論上,餐館飲食企業與外賣平台簽訂協議,屬於商業協商,如果是獨家代理的話,此外賣平台往往會給予「更低佣金」、「更多流量」等等優惠,這樣做,屬於市場正常競爭;且看誰家平台手段高明而已。

  目前,內地疫情受控,政府正積極開展復工復產,但較早前由於疫症影響,目餐飲業仍持續虧損,這一方面是,消費者消費信心不足、收入降低,必須更加克制消費;另一方面,部份扶持政策遲遲不落實令到連鎖和骨幹餐飲企業難以享受幫扶政策,企業復工復產普遍受到房租影響、外賣平台佣金過高;及企業資金緊缺、食材價格上漲等因素影響。

分餐飲食成新形態

  值得我們關注的是,這幾個月以來,在疫情影響,生活習慣也出現變化,「分餐」的飲食新形態,在家庭、餐館大行其道。

  有報道,這新的飲食形態,目前在內地好幾個大城市搞得如火如荼。有見餐館「後鑊」把一大盤蛋炒飯分成10份8份,整整齊齊放咗一個大碟;食客各取所需;又有的是把一條魚沿着脊骨切開兩邊;再切成一小塊一小塊,然後再重新按照魚形擺盤,讓食客選食。如此細緻分盤,講究造型,既保存了菜品的溫度,也保留了菜品的品相,大受歡迎。

  疫情過後新世代,有見「外賣」、「分餐」流行,公筷公勺及個人簡便餐具的需求也就大增,試想一下,十幾億人的飲食市場可不是一個小市場,在簡單餐具生產及供應方面動動腦筋,分一杯羮,小生意涓滴成河有大商機,淘寶壯哉。

資深財經傳媒人

錢樹良


hd